Saturday, February 17, 2007

▌National Palace Museum 故宮再啟



寫在前面


從日本能劇看完歸來就想發文分享卻延宕至今,因為藝術展覽心得對我ㄧ向不容易。都堅持到這裡那就一試吧!讓我翻出記憶的收納櫃......


行程

2007/2/4 故宮戶外藝術節:日本能劇體驗
2007/2/6 大觀 Grand View 北宋書畫、汝窯、宋版圖書特展 (A檔)
2007/2/10 大英 250 年收藏展、夜間入館體驗 (大觀B檔) 、朱宗慶打擊樂團表演


2007/2/4 日本能劇

演出全程禁止觀眾攝影。

中、英更有日語的介紹廣播不斷重複。那時候還未夜深。人潮眾多,我在兩側走道動彈不得。台上巨形高貴牡丹畫像屏風,右立著紅色台階。延遲等待時刻,終於,四位演奏三味線的日本樂手傳統髮型身著青色和服緩緩步出,走上、跪坐在台階。天色暗下,眼底只剩舞台的燈光和遠一點宮殿的光線。全場安靜。

我知道能劇是因為高三生物課的影片,演員的神秘面具和演出時發的「喲!」聲音使我印象深刻。所以更期待現場看這難得一見的表演。節慶紛圍的《獅子》,華麗服裝的兩獅豋場,不確定真正名稱的笛、小鼓、傳統敲擊樂器和呼喊聲配樂。對繞與看等動作卻不疾不徐,情態和中國節慶舞龍舞獅完全不同。

《楊貴妃》開始是由「女性」樂手獨奏琵琶,突破以往傳統。樂手前額瀏海和臉孔,其實我們很容易認出是日本人。然而螢幕特寫到她撩撥琴弦的指甲,和投入的神情,古代與現代,今夕何夕?東瀛或中土早已迷惘。之間想到琵琶行,並跌入了小學時期國樂社音樂教室揚琴下,和學柳琴的點滴。數曲罷,十幾名樂手上台不同樂器演奏,道士尋覓楊貴妃魂魄的故事展開了。貴妃帶著面具,一個一個音節吟出日語,觀眾必須在螢幕的臺詞幫助下才能了解,但依然感人。

方士請求貴妃留下相見面的證據,好和玄宗稟報。貴妃欲拔下自己的金釵為證物,方士卻說
金釵怕可仿造,想求貴妃和玄宗之間的情話......

「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......」


貴妃回到蓬萊宮中,不禁悲泣後結束足以撼全場令人悵惘的故事。

{ 目前有 1 則留言,一起加入回應吧!}

# | ♥ maX 想說...

我有去看那場能劇唷! 超讚的啦... 總算了了我多年心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