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October 27, 2005

▌鑽牛角尖

「淘汰」彷彿是這時代最殘酷的字眼。我有競爭力嗎?

這些日子以來沉溺在罪惡的幸福裡面-永無止境的期許與撤退。在黑夜之後脆弱慢慢浮現,總有揮之不去讓我鼻酸的因素。入睡前常是心情最低落的時刻,眼淚湧出再多,人就是要完成接踵而來的任務。在歇斯底里的想法後還是回到:我,無法逃避。

幸好我只有脆弱還未至depression的程度,誰不曾沮喪過?接收訊息,文字也好影像也罷,會轉移胡思亂想的苦。我會繼續拋棄還有的包袱和無謂的掛念。

這是我在心裡答應過你的。



{ 目前有 1 則留言,一起加入回應吧!}

# | ♥ CAROL 想說...

這篇文章~文字真好~